• 永利游戏官网网址
中国能源企业应首先在美国进行股权投资

中国能源企业应首先在美国进行股权投资

“无论从军事、政治还是经济战略来看,中美之间应当保持良好的关系,因为这两个国家相互需要。”前北约最高统帅、美国退役四星上将韦斯利・克拉克(Wesley K. Clark)将军在全美华人金融协会(TCFA)年会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克拉克将军是目前美国投资银行界的活跃人物,也是从军界、政界转战商场的典型代表。在跨境投资并购领域,具有广泛人脉与战略眼光,恐怕是从事投资银行业最大的优势。

这位当年以第一名成绩从西点军校毕业的高材生,曾经在美国陆军服役近40年,参加过越南战争与科索沃战争,并在1997年-2000年担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司令。2004年,韦斯利・克拉克还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加党内初选。此后,韦斯利・克拉克一心转战商界,利用自己在战场上获得的战略眼光,投身于多种资本运作当中。

除了参与几年前的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热潮之外,克拉克目前最为关心的是能源领域的全球资本整合。作为联合国际资源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的主要客户中就包括不少中国大型能源企业。

新能源战略

《21世纪》: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这么看重能源领域的商业开发,尤其在核能,以及其他的新能源领域?这是否与你此前在军中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韦斯利・克拉克:是的,的确如此。能源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当20世纪初英国海军将主要能源给养从煤炭转换成石油的时候,一个石油的世纪就开始了,世界则因此完全变了样。石油行业出现了巨头,它们有巨额的收入来源,包括中国的一些国有石油企业,以及美国的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私人石油企业。许多美国人通过养老金等实际上也投资了这些大型石油公司,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这些公司改变了整个世界经济。

但是,我们知道,如果一味扩大使用石油继续增加碳排放是一件具有极端破坏性的事情。目前我们要讨论的不是格陵兰的冰盖是否会融化,而是会以多快的速度融化。一旦其融化,海平面将上升,这意味着全球范围内数以万计的人将流离失所,所以我们已经讨论很多了,需要在石油以外寻找到新的能源。

这是我为什么对所有的可再生能源、核能以及油气能源都感兴趣的原因。我们一方面需要现在可用的能源,一方面需要有石油以外的未来战略能源。

美国对中东的兴趣将逐渐降低

《21世纪》:从能源需求与安全的角度来看,你对于曾经参加过的科索沃战争,以及此后发生的伊拉克战争、叙利亚危机等有何评价?

韦斯利・克拉克:美国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强大的能源生产国,因此美国对于中东的兴趣将逐渐降低。我认为美国侵略伊拉克是一桩错误的决定,这是一场不必要的战争,给该地区带来了许多不稳定因素。显然有许多人希望看到,民主制度能够在伊拉克得到建立。但是,我们看一下埃及,当人们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一个国家不可能总是朝着民主的正确方向前进。因此,我觉得从这些方面来考虑,美国应当更具有耐心,设定长期战略。

不过我仍然需要强调的是,美国目前更应当明白,不仅要与欧洲保持重要的关系,更要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我觉得相比起关注中东,讨论军事战略,我现在更愿意关注亚洲,讨论经济问题。

《21世纪》:你此前一直在军界与政界有颇多建树,并参与了许多此间中美之间发生的互动。而后自从你转战商界,从金融角度来看,中美之间目前的关系与从军事上、政治上看有何不同?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韦斯利・克拉克:从金融资本的角度来看,中美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我进入商界之后,与许多想要到美国来投资的中国企业有过合作,同时也看到美国企业继续在中国进行投资。事实上,在标普500强企业中,大约有60%的企业在中国还设有研发中心。

聚焦中国资本输出大潮

《21世纪》:目前你主要在进行的商业活动的关注点在哪些方面?

韦斯利・克拉克:我所做的事情遍布全球,目前主要在东欧与非洲负责一些能源项目。我与中国的能源公司、石化公司以及建筑公司有密切的合作,另外我在罗马尼亚也与一些企业有核能项目的合作。

作为投资银行,我们与客户广泛建立各类关系,当他们有商业需求时则与我们合作完成。通常情况下,我们帮助中国资本寻找到颇具盈利能力的前景良好的投资项目机会,这些项目主要分布在非洲、欧洲与美国。

《21世纪》:我看到你的业务中有相当一部分与中国有关。为什么选择中国?

韦斯利・克拉克:我们自然能够观察到,目前中国资本正在源源不断地往海外输出。因此我们将目光聚焦在这一大潮中。

应首先在美国进行股权投资

《21世纪》:许多中国能源企业,包括一些中小型的能源企业希望到美国市场进行投资,但是仍然会遭遇许多投资限制与挑战。你如何告诉中国企业,美国能源市场实际上充满着投资机会?

韦斯利・克拉克:是的,美国能源投资机会前景良好,但是中国企业必须在学习的过程中来投资。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公司首先应当购买下当地相关企业资产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然后充分了解当地企业,并从后者学习其技术,尤其是从那些最前沿的商业技术与运营中学习,比如页岩技术等。

值得注意的是,任何商业机会与技术都是针对某一个市场而言的。中美市场在能源行业之间的最根本的区别之一,是在美国市场上,除了政府资产外,开采权是归属私人所有的,因此其勘探过程非常迅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十分重要。同时,这一市场有许多具有优势的勘探与生产(E&P)公司存在。而在中国市场,开采权归属于国家,国有企业才能在这些领域进行作业。

因此,当中国企业希望进入这一市场的时候,必须成为这种文化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必须买入这种文化,成为当地企业的一分子,然后将当地企业作为引入中国资产的基础。因此,中国能源企业首先在美国进行股权投资才是明确的选择。

中美能源投资合作机会

《21世纪》:目前我们看到国际市场与美国市场之间的能源价格存在很大的差距,尤其是天然气价格,许多能源企业也在考虑从中获利。你从其中看到了怎样的机会?

韦斯利・克拉克:这是中美之间可以合作的另外一个方面。美国的天然气储藏量大、历史悠久,目前正在逐渐释放;尽管中国也有相当多的页岩资源,但是开采十分困难。通常有150种不同的方法对井进行压裂,人们自然不希望在进行140多种尝试后才最终找到成功的方案。在美国,每一次压裂大约需要耗费500万-700万美元。技术发展与成本下降来源于美国诸多小型竞争对手。因此,我认为,在这一领域,美国有相当多的经验值得中国方面学习。

《21世纪》:在传统石油天然气领域,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是大型公司。在未来的能源领域,小规模企业是否有生存之地?

韦斯利・克拉克:我认为任何涉及到制造的行业,规模都非常重要。目前我们知道,中国有一些太阳能制造企业遇到问题,它们的利润率相比前几年下降很多,因此他们不断通过扩大销售来试图维持自己原有的利润。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市场。

另一方面,从安装市场来看,小型企业将从中受益,大规模的生产制造给小型的安装企业在中国以及其他市场足够多的机会。但是,这些企业必须有足够的融资能力。因此,我能看到的是,未来应当有越来越多的具有创造性的融资渠道提供给这些中小型企业,使他们能够尽快地将可再生能源引入需要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