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游戏官网网址
美国MFS公司前主席博森:未来美国经济增长强劲

美国MFS公司前主席博森:未来美国经济增长强劲

博森(Robert C. Pozen)是美国MFS公司(马萨诸塞金融服务公司)前主席,该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2150亿美元。他还在哈佛大学讲授公司治理和金融,针对金融危机的著述《大乱有大治》深受业界好评。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博森教授。他认为美国经济在未来将会有强劲增长。页岩气革命带来的能源和制造业成本降低,以及未来与欧洲、亚洲等关贸协议的达成都将会是强劲的推动力。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第三季度GDP取得了令人惊讶的4.1%的高增长率,同时失业率也在12月8日达到近五年最低水平。基于这些数据,您如何看待当前美国的经济形势?是否比之前有很大改善?

博森:毫无疑问,美国经济确实好转了。但问题是究竟有多好?GDP增长是比较好,但是失业率降低,也有很大部分原因是目前找工作的人数减少,导致失业率降低,这是对失业率数据更现实一点的解释。但我不否认美国经济变得更强劲。考虑到国会还有可能在明年2、3月份对债务上限展开激烈争执,是否会引发危机还不能断定,美联储也会在明年1月份缩减定量宽松规模,到时我们才能知道这些是否会对经济造成伤害。

日报:美联储会在明年1月起将每月购买债券的规模从850亿美元降到750亿美元,您是否认为目前量化宽松政策(QE)投入的成本远大于其产生的效益?

博森:其实我个人是这么认为,但从另一方面而言,退出QE的过程将会十分困难,必须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认为一方面目前QE的收益低于成本,另一方面,从QE退出也会非常困难。我们必须确保在这一过程中,不会对股市、债券市场以及经济造成伤害。这就是问题所在。

日报:前财长萨默斯最近提出美国“长期性经济停滞”现象。他认为过去十年,在金融危机之前,经济泡沫和宽松的信贷也只是促进了温和的增长,您对这一论点有何看法?

博森:他说的“长期性经济停滞”是指经济不会反弹,在未来的二十年都还会面临这个问题。我认为萨默斯过于悲观,我不支持这种观点。页岩气革命使得美国能源成本降低,对中东及其他市场的资源依赖程度减少,这对于经济的增长会有非常大的推动作用。而且过去五年内美国制造业的成本没有上涨。希望这些正面的发展能够克服萨默斯所说的美国经济的长期停滞。

日报:您认为即使没有非常规的货币政策(QE)支撑,美国经济还是有可能强劲增长?

博森:我认为是这样的,可能需要好几年退出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如果我们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如果美国完成与欧洲、加拿大、墨西哥和亚洲的贸易协定,这将会是很大推动力。另外,美国能源市场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从原来进口能源现在变成可能会出口了。能源部长最近说,会考虑取消禁止出口能源的政策。此外,能源价格降低会间接降低制造业的成本,而美国劳动力成本基本没有改变, 能源价格下降。会有更多企业开始考虑在美国制造产品, 这个趋势还需要仔细观察。

日报:当前是否需要担心通货紧缩的问题?

博森:我认为不需要,这并不是美国目前需要担心的问题。显然,日本在过去10年陷入通货紧缩。但我想这并不是美国面临的长期问题。

日报:2013年,美国股市增长了25%,但新兴市场却几乎没有增长,您如何看待未来的市场走势?

博森:QE产生的大量资本流向新兴市场,因此两三年前,新兴市场风头太盛,太过强劲。今年的情况是,人们开始预期量化宽松政策缩减或停止,而新兴市场十分依靠QE,因此这有可能是对缩减QE预期的过度反应。 QE对新兴市场的影响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强。其二,市场都有纠正自己的趋势, 从长期来看,市场时起时落。而现在也许是投资新兴市场的时候,因为人们预期QE缩减带来的影响使新兴市场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但是这种预期也许和现实不符,QE走势不是新兴市场要面对的最主要问题。

日报:10月份的一份IMF报告说,未来全球经济增长需要依靠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的经济来带动,对新兴市场的预期较低。

博森:美国经济确实在恢复,近五至十年美国经济都会强劲。欧洲已走出谷底,但仍然存在许多根本性问题。如果有人说未来五年欧洲将主导经济大潮,同时新兴市场会低靡,那么我不认同这种观点。另一方面,新兴市场有30多个国家,对于30多个国家,无法给出单一的经济预期。

日报:有经济学家认为,在中国五年前一美元借款产生一美元GDP,而今,四至五美元借款才能创造一美元GDP,您认为2014年,中国经济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

博森:我认为中国的确存在很多问题,但新政府上任,我们需要静观其如何应对。是否会像刚刚过去的三中全会说的那样,让市场在经济系统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来有效分配社会资源,是否施加压力对国有企业进行深度改革, 使其运行更加有效。地方债务以及社保、养老金都是中国要面临的问题。但中国也具有很大的潜力, 关键是要看决策者能否将一些改革目标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