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游戏官网网址
欧美应对债务危机镜鉴:万全之策难寻

欧美应对债务危机镜鉴:万全之策难寻

即使是在债券市场历史更久、制度更加完善的欧美,应对债务问题也从来都是个棘手的事情:美国联邦政府今年10月上旬“停摆”半个多月,就是奥巴马政府频繁触及公共债务上限所赐。

好消息是,美国国会日前通过的未来两年财政预算案,已成功排除了美国联邦政府在未来两个财年再度遭遇“停摆”的可能性,从而无需通过发行主权货币这一“铤而走险”的方法应对危机。相比之下,欧元区各国因并没有发行货币的权利,只能通过缩减赤字、增加财政收入或寻求国际援助的方式来解决欧债危机。

美国手握两大“法宝”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尽管美国公共债务总额已达到惊人的17万亿美元并在继续膨胀,但美国国会参议院12月18日最终表决通过的2014和2015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案,经奥巴马签字后就可避免重蹈今年10月政府关门的覆辙。

观察人士指出,由于目前美国联邦政府没有财政平衡的宪法修正案,通过美国国会两党的共识达成削减财政赤字是最有约束力的方法。通过国会两党的内部制衡,来限制负债规模。此外,美国拥有主权货币的优势,可以依赖国内的“自我约束”,即国会两党的内部制衡,来解决美债危机所造成的财政赤字问题。

不过,仅就日前通过的联邦政府预算案本身而言,其达成只是解了美国联邦政府明年1月再度关门的燃眉之急,却无助于解决美国财政面临的中长期挑战。

未来,医疗费用支出不断上升与社会保障净收入下降两个因素都将使美国财政陷入更大困境,其真正的偿债能力和偿债意愿越来越具有不确定性。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指出,预计到2019年美国累积财政赤字将达9万亿美元。如届时美国不具备足够的偿债能力,唯一出路就是继续加大货币和债券发行规模以支付巨额国债利息,偿还到期债务和维持经济社会生活的正常运作。届时,美国可能难以回避主权债务风险持续攀升的问题。

欧元区倚赖财政政策

在美国暂时化解国内财政困局的同时,大西洋彼岸的欧洲也传来好消息。12月13日,爱尔兰宣布退出欧元区经济援助,并成为欧元区首个摆脱国际财政援助的国家,这意味着爱尔兰通过国际援助后重新获得财政主权,也给其他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带来了积极信号。

尽管爱尔兰成功“脱困”,但欧元区债务危机何时能得到全面化解依旧困扰着大家。欧元并非美元那样的全球通货,且欧元区各国中央银行并没有发行货币的权利,因此,欧元区各国若想进一步摆脱欧债危机的阴影,除了像爱尔兰一样寻求国际援助之外,就只能通过缩减赤字、增加财政收入等方式来实现。

欧洲媒体指出,在尚未求援的欧元区各国中,斯洛文尼亚未来非常有可能会步塞浦路斯后尘求援,因为该国银行业所需的援救力度规模,已大大超出其政府所能承载的限度。

即使政府财政能够承受,单纯依赖财政政策应对债务危机也有隐忧存在:政府是有财政收入的一个部门,理论上可以允许其出现负债,但负债一定要与自身收入相匹配。越来越庞大的负债,对公众、未来经济发展带来的破坏力,都不利于经济的长期支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