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利游戏官网网址
德法分歧收窄 欧洲银行联盟谈判现转机

德法分歧收窄 欧洲银行联盟谈判现转机

专家认为,德方立场软化对于推进欧洲银行业联盟协议的达成是一个积极信号,同意由欧委会作为清算问题银行的主要决策机构,等于是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此前法国和南欧国家力主而德国坚决反对的设立中央单一救助基金。围绕这个问题的“不可能”变为“可能”意味着欧洲银行业联盟谈判僵局打破,需要注意的是德国并没有放弃希望建立各个国家合作式基金网络体系的想法。

因德国大选拖延以及德方立场消极而在过去几个月陷入停滞的欧洲银行联盟协议谈判日前终于打破僵局。据英国《金融时报》本月10日援引法国财长莫斯科维奇的话称,德法之间关于资助破产银行一事上的分歧有所减少,欧洲银行业联盟成立在望。莫斯科维奇是在本周欧盟财长会召开间隙对媒体做出上述表示的,据熟知内情人士透露,德国方面在本月6日于柏林召开的一次非正式磋商会议上已表态不再反对由欧委会作为清算破产银行的主要决策机构,这被认为是德方作出的“有限但重大”让步。据悉,欧盟方面可能会在财长会后召开紧急会议,力争在圣诞节或今年底前达成协议。

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熊厚10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德方立场软化对于推进欧洲银行业联盟协议的达成是一个积极信号,同意由欧委会作为清算问题银行的主要决策机构,等于是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此前法国和南欧国家力主而德国坚决反对的设立中央单一救助基金。围绕这个问题的“不可能”变为“可能”意味着欧洲银行业联盟谈判僵局打破,需要注意的是德国并没有放弃希望建立各个国家合作式基金网络体系的想法,而法财长也明确表示“最终的结果将是单一救助基金和基金网络的混合体”。“德法就此问题出现达成妥协的可能固然是好事,但是这样一个混合体如何运作和落实,才是后续真正的难题所在。”熊厚表示。“欧洲建立银行业联盟的确是大势所趋,但考虑到各方特别是德国的重重顾虑,这个过程注定十分漫长。”

此前,有关清算改革的讨论已僵持数月,主要原因就是德国反对欧委会充当清算决策机构,主张由欧洲理事会扮演该角色。众所周知,欧洲理事会事实上是欧洲各国财长定期会晤的一个论坛,组织相对松散,缺乏快速决策的机制和结构。由其负责清算决策,各成员国的意见将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德国之所以希望提升该理事会的地位正是希望最大限度保留其管控本国银行的权力。德国国内有许多中小型银行对德国企业的融资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德国的政策制定者非常担心欧委会主导下的银行业联盟会损坏德国政府对国内中小型银行的管辖权。但是尊重所有成员国政府对本国银行的管控权,就使得统一银行监管变成纸上谈兵,效率无从谈起,其合法性也备受质疑。欧委会充当清算决策机构的想法之所以得到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主要原因还是欧盟条约赋予其独一无二的权力。一旦银行业联盟的管辖权旁落他人,那么就必须启动冗长且复杂的修约程序,抑或各方通过商讨再建立一个政府间的合作机制。对此,欧央行此前强烈反对德国提议,称“不需要改变法律来建立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集权的单一清算机制”。

对于德国一直以来表示出的消极甚至“不合作”态度,熊厚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德国不愿承担救助成本。作为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德国经济稳固,银行体系亦相对健康,担心被南欧弱国拖后腿成为德国政治家在欧债危机治理及危机后管理过程中频频成为少数派的重要原因。成立统一救助基金虽然目的在于构建惠及整个欧洲的金融安全网,但其也不可避免地有着“强者资助弱者”的色彩。在国内压力甚高的情况下,德国当政者显然不愿轻易打开钱包。第二个原因是不愿“借出”信用。所谓“借出”信用,是指统一救助基金成立后,相当于是各成员国集体成为欧洲银行业的担保人。德国担心,这样可能会导致德国信用遭到滥用,即南欧部分银行可能借德国信用达到降低自身融资成本的目的。

此番柏林方面虽作出让步表态,但仍坚持各国需保留对于使用统一救助基金的否决权。这表明,一些需要动用清算基金或者公共干预的决策仍需在理事会上通过,或者需要各成员国政府的明确批准。另据熟知内情的人士透露,有关统一救助体系所覆盖银行范围的妥协也正在达成,这可能会解决柏林决心维持其政府对地区储蓄银行的控制。这将意味着,欧委会虽负责中央统一管理银行体系,但是各国政府可以保留清算较小银行的权力。另外,德国上周五表示不再反对通过向成员国银行课税来资助中央单一救助基金的模式,称对此持开放态度,但要求必须有明确的措施保障优先债权人的权益,成员国的救助基金需要先承担损失,然后才轮到纳税人资助的欧洲中央基金。

总之,德国带有诸多保留意见的让步虽对于欧银行联盟的推进有着积极意义,但是围绕上述一系列保留意见特别是法财长所称的“中央单一救助基金与各国合作式基金网的混合体”的运作与落实问题,都将成为最终协议达成前最富争议的问题。分析人士认为,无论如何欧洲银行联盟的最终建立都需要漫长的时间,这可能是10年甚至更长。